路遥读书会专栏 联系电话:马友联 18204322506 李科良 15043223466

路遥女儿反对设路遥文学奖 发起人:谁都挡不住

时间:2017-11-02 08:5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人民网 教育 滚动新闻 路遥女儿反对设路遥文学奖发起人:谁都挡不住 2014年01月19日16:03 来源: 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 网摘 纠错 商城 分享 推荐 字号 原标题:路遥女儿反对设路遥
人民网>>教育>>滚动新闻

 

路遥女儿反对设路遥文学奖 发起人:谁都挡不住

 

 

2014年01月19日16:03    来源:羊城晚报    手机看新闻
 
原标题:路遥女儿反对设路遥文学奖 发起人:谁都挡不住

  近日,在争议声中,由高玉涛、高为华联合发起的“路遥文学奖”在北京正式宣布开评。两天后,路遥女儿路茗茗委托律师向高玉涛、高为华发送了律师函,公开表示“不同意目前设立此奖项”。

  对此,高玉涛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,路遥文学奖不会因为一封律师函就停下来,“我们还是正常应对,照常进行”。他还透露,路遥文学奖研究中心正在组织作者写长篇评书《路遥传》,电影剧本《路遥》也正在着手创作,“我们想问路茗茗,这是不是也需要他们授权呢?”高玉涛说:“我们继续在做实际工作,不会停下来”。

  近些年来,一些以作家名字命名的文学奖项陆续出台,名人的名字是不需授权的公共资产?这些奖项的设立到底是为了什么?如何对文学评奖活动进行规范管理?

  高玉涛:

  谁都挡不住“路遥文学奖”

  1

  “路遥文学奖”的由来

  羊城晚报:怎么会想到要办“路遥文学奖”?

  高玉涛:其实这可以追溯到很早,也就是路遥刚去世的时候。我有个朋友叫航宇,是个文学青年,也是路遥老乡,路遥去世前他一直在床边伺候,比他的家人在路遥身边的时间还多。路遥去世一个月左右,他提出想办“路遥文学奖”,还想搞“路遥文学研究基金会”。结果,路遥的家人、左邻右舍,还有陕西文学界的一些人就出来说航宇的名利心太重,拿着死人的名来给自己挣钱争名,流言蜚语四起,他这个想法就被迫放弃了。他不像我,如果我当时决心要搞,谁都挡不住,肯定要做的。

  路遥去世三年后,1995年《女友》杂志社和一个文化公司做了“路遥青年文学奖”,只搞了三四届,就因为各种原因停下来了。后来我想办这个奖,具体提出来是在2012年底。

  羊城晚报:具体是怎样的?

  高玉涛:2012年12月1日,我们在鲁迅文学院举行了路遥去世20周年纪念活动,以及纪念路遥名家书画作品展,我邀请了倪萍来主持这个活动。路遥的女儿、弟弟、家乡领导等,各界人士大概来了200多人,整个活动都是我个人出的钱。

  活动最后,我作为组织者做了个陈述,我站在客观公正的角度,为路遥夫人林达说了些好话。因为现在很多资料都是说路遥生病期间,她没有好好照顾路遥,受到各种谴责。但我觉得其实没有谁对谁错。

  活动结束后,路茗茗给我打电话发短信,说她妈妈要感谢我,要请我吃饭,我答应了。2012年12月15日,我和他们母女吃了饭,吃饭期间,我就提出说,我想办“路遥文学奖”,颁奖日期就按路遥的生日来,这也有新生的意思。他们当时很高兴,说这是挺好的事儿,表示支持。

  过了十多天,我记得在2013年1月5、6日左右给路茗茗发短信邀请时,她还回电话说她会来参加这个“路遥文学奖”的启动仪式。启动仪式是在1月8日,7日晚上路茗茗妈妈给我打来电话,说路茗茗明天去不了,她提出了几个疑虑,说这个奖要不要家属授权、有没有权威性、能不能落实、能否做到公正公平专业,我都一一答复了。但她还是说能不能不要办了,太仓促,我说都已经准备好了,明天就是发布会了,她说小高那我们再商量吧。

  启动仪式之后,1月29日,我们忽然接到路茗茗委托十月文艺出版社提出反对办这个奖。

  2

  与去世前三年的路遥有交往

  羊城晚报:您是怎么认识路遥的?

  高玉涛:路遥去世前三年,我和他有过密切的交往。我们是老乡,陕北人,1990年,榆林地区召开全区经济工作会议,当时我是我们省的乡镇企业家,作为企业代表作经验报告,《榆林日报》的总编辑胡广深采访我,我说我很喜欢路遥的作品,想拜访他。他说我和路遥是好朋友,我给你写一封推荐信。

  回到省城西安后的一个下午,我带着厂里几个同事到陕西作家协会去拜访路遥。我给他递名片和推荐信,他看了以后大吃一惊,说你们办这厂是国营的还是私营的,我说是国营的,有一百多陕北青年在厂里。我跟他用家乡话聊了很久,觉得很亲切。就这么认识的,一来二往就熟悉了。

  羊城晚报:之后你们有怎样的联系?

  高玉涛:后来我们厂发展壮大,我被引进到西安市,到西安第一年,厂里搞基建大兴土木的时候,我请路遥给我们工人做了一次报告。1991年我们发展成集团公司,那时厂里已经有500多陕北青年,我跟路遥提出您能不能给我们创作一首厂歌,路遥就给我们写了一首词,然后带着我去了赵季平家,当时赵季平是陕西歌剧院院长,路遥介绍我说是他的小老乡,很能干,说他写了个歌词,你给他们做首曲吧,赵季平就答应了。这期间我们都有通信,后来这首歌也就灌录了,叫《走向明天》,歌词也非常有意思。

  路遥给我们作报告,写歌词,都是免费的。他真是个君子,我当时一点不知道他的经济状况,他从来没提过,如果我知道的话,改善他的生活条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后来看很多回忆资料才知道,他其实是穷得不行的。

  羊城晚报:“路遥文学奖”的宗旨是什么?

  高玉涛:最根本的是我自己喜欢文学,对现在的文学现状非常不满意,胡编乱造的、躲避矛盾的、脱离现实的、宣泄个人情绪,等等,让人失望担忧,而且今天文学越来越边缘化,不能给人正能量。

  受到路遥影响的人万万千千。我们的宗旨也就是评审条例中写的,路遥文学奖面向整个汉语文学写作,坚守现实主义文学理想,鼓励现实主义文学创作,提高汉语作家和社会公众对现实主义文学的重视和关注,推动汉语文学的发展。



3

  路遥的名字

  是私有资产吗?

  羊城晚报:2013年启动仪式的时候说设6个奖项,总奖金过百万,长篇小说奖金达到50万以上。但今年1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,宣布“路遥文学奖”只设一个奖项,奖金为99900元。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?

  高玉涛:我们毕竟不是专业的,没有做过文学奖,办启动仪式时其实是个初步方案。公布大概想法之后,我们冷静下来,各种专家学者和媒体提出的质疑,都帮助我们提高认识。这一年内我们开了4次专家研讨会,到今年1月8日正式公布这个条例,是采纳了各方意见的。

  当时说是设六个大项,但我们要搞出特色,反映一个国家的文学水平和实力,需要长篇小说才能够体现这种宏大课题,其他的不是我们关注的范畴,所以后来就变成一个奖项了。另外,鲁迅文学奖、老舍文学奖、冰心文学奖等,都已经有其他的文学评奖选项了,重复的工作没必要做。

  至于奖金,我们专家研讨会反复预测,审视这几年长篇小说创作的情况,认为2014年不一定能出现特别精彩有高度的长篇小说,当然这只是猜测,有可能会有好作品,这是其一。其二,路遥文学奖是非常朴实的,有长远发展目标要走向国际的,我们要把重点放在精神鼓励上,不一定要用大奖金砸出去。但奖金我们会逐步提高,也许我们颁奖的时候就提高了,现在99900元只是最基本的基数。1月8日新闻发布会上,现场有专家提出要提高到30万,一部长篇小说耗费作家心血,我是采纳这个意见的。我当时就表态说,路遥文学奖金会一路增加的,有可能首次颁奖的奖金就提高到30万。

  羊城晚报:2013年初到现在,路茗茗和她母亲一直是不同意办这个奖的,这一年里,您和她们还有来往吗?

  高玉涛:这一年的来往不太多,我发过去的短信,他们也没有回。我手机里还有路茗茗妈妈的一条短信,他说你不要跟别人做工作了,做也没有用,我们不同意办这个奖,这是2013年的事情。这我也理解,因为她对我们的方案不了解,提出各种隐忧。

  去年11月,我委托路遥的弟弟王天笑,把我们新的条例、新的颁奖模式、新的奖金等方案转给了路茗茗,征求她的意见,同时正式邀请她出任监事会主席,来监督这个奖项。就是请她来监督这个奖透明不透明,专业不专业,但路茗茗没有给我们任何答复。

  羊城晚报:他们委托十月文艺出版社发出的律师函您收到了吧?

  高玉涛:我这周刚收到。去年他们提出质疑、反对,我们能理解接受,而且这些意见和质疑,我们都融入到路遥文学奖的评选条例中了。几次专家研讨会后,评奖条例出来,也提交给他们征询意见。今年1月8日之后,他们再提出反对,我们不能理解,认为有点“无理取闹”,她没有道理,这些反对理由都不能成立,法律上不会承认的。

  我们想和她们商榷,或者说跟社会交代的是,一项文化创新工程,还需要谁授权吗?任何人都可以继承路遥的文学精神遗产。路遥的物质遗产,比如版税等等,由他的家人继承是毫无争议的,但路遥的文学精神遗产,是社会的,是国家的,民族的,世界的,谁都可以继承弘扬,这需要什么授权呢?

  羊城晚报:国家在2005年出台过《全国性文艺新闻出版评奖管理办法》,对全国性评奖活动主办单位的资质、奖项审批、周期、程序等作出明确规定,这个您知道吗?

  高玉涛:我觉得我们这个民间奖项不在那范围内,它那个是指中国作家协会、文联、文化厅、文化局这些单位办的奖,民间奖项不会管的,全国有多少民间组织?太多了,怎么管得过来?中宣办不应该管,应该鼓励啊,民间人士支持文学,弘扬文学,不是好事吗?文学走向边缘,越来越不受重视,难道还不支持吗?要不然太荒唐了。我们是完全独立的民间组织,我们的目标就是民间机构,非盈利的,纯公益的,没有任何商业性质的。

  羊城晚报:接到律师函打算下一步怎么样?

  高玉涛:这个奖项不会因为一封律师函就停下来,这太不负责任了吧。我们还是正常应对,照常进行,谁都挡不住。如果说仅仅把路遥的名字和路遥的文学精神作为私有资产,那有什么社会意义和价值呢?我太不能理解了。

  4

  拿着路遥的名声向社会募捐?

  羊城晚报:但现在外界有很多质疑,比如说艺术品公司给路遥文学奖赞助100万元,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就成为首届路遥文学奖颁奖委员会主席,这不是花钱买头衔吗?

  高玉涛:这个质疑很好,但有些误解。我们现在设有“路遥文学奖国际研究中心”,在香港进行了注册,是合法机构,同时设立三个会,一个是完全独立的评审委员会,由文学教授学者组成,不受任何组织影响。一个是监事委员会,功能也是独立的,监督检查这些钱用去哪里,要透明公开。第三是颁奖委员会,这是针对庆典仪式的,它不能干涉监事会和评审会,12月3日揭晓路遥文学奖,第二年的3月份,颁奖委员会要组织颁奖庆典仪式。

  羊城晚报:是他先担任这个主席再捐钱,还是先捐钱再担任的主席?

  高玉涛:是先捐钱,我们认为应该鼓励这样的行为。担任这个主席并不是名誉,它要组织颁奖活动,要出很多资金,按照我们的要求把庆典做好。他只是首届颁奖委员会主席,这届满了之后,我们还会重新选。

  羊城晚报:那颁奖庆典需要的资金是从已经捐给路遥文学奖的100万元里出吗?

  高玉涛:不是,他还要出另外的资金。不管谁出任这个主席,这三年的颁奖典礼的任何费用都由它来承担。我们会限制它不能炒作,不是给了钱就给头衔,是要尽义务的。颁奖委员会就是一个平台,成立之后,如果它愿意支持文学事业,多多益善。这些钱最后用在什么地方,我们有监事会,都是公开透明的。

  羊城晚报:外界还质疑说你们提出向社会募捐,是以此敛财。

  高玉涛:别人怎么说我们管不了,我们不会做这样的事儿,我们也不需要向社会募捐,更不像路茗茗他们的律师函里所说的,拿着路遥的名声募捐,我们不做这样的事,没有必要。在去年启动仪式的时候,我和高卫华分别捐了20万,我们从来没有说要向社会募捐。

  羊城晚报:我看到你们把路茗茗的名字列在监事会特邀主席里,她答应了吗?

  高玉涛:她没有正式回复,没有说我不出任,也没有说同意,就是没有回复。我们请她担任这个主席是让她尽义务,也不是什么荣誉,是想让她参与这个工作,毕竟她是家属。

  羊城晚报:现在办这个奖阻力这么大,还有信心继续办下去?

  高玉涛:信心太大了。心底无私天地宽,我们是在做一项公益的文学文化事业,我们不图名也不图利。(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)

(来源:羊城晚报)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