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点那些感人至深的家书

  曾国藩(写给诸弟):六弟九弟今年仍读书省城罗山兄处,附课甚好,既以此附课,则不必送诗文于他处看,以明有所专主也,凡事皆贵专,求师不专, 则受益也不入,求友不专,则博爱而不亲,心有所专宗,而博观他涂以扩其只,亦无不可,无所专宗,而见异思迁,此眩彼夺,则大不可,罗山兄甚为刘霞仙欧晓岑 所推服,有杨生任光者,亦能道其梗概,则其可为师表明矣,惜吾不得常与居游也。 (道光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)

  丰子恺(写给子女):孩子们!你们果真抱怨我,我倒欢喜;到你们的抱怨变为感激的时候,我的悲哀来了! 我在世间,永没有逢到像你们这样出肺肝相示的人。世间的人群结合,永没有像你们样的彻底地真实而纯洁。最是我到上海去干了无聊的所谓“事”回来,或者去同 不相干的人们做了叫做“上课”的一种把戏回来,你们在门口或车站旁等我的时候,我心中何等惭愧又欢喜!惭愧我为甚么去做这等无聊的事,欢喜我又得暂时放怀 一切地加入你们的真生活的团体。

  傅雷(写给儿子傅聪):古语说得好,塞翁失马,未始非福。你比一般青年经历人事都要早,所以成熟也早。这一会痛苦的经验,大概又使你灵智地长成 进了一步。你对艺术的领会又可深入一步。我祝贺你有跟自己斗争的勇气。一个又一个的筋头栽过去,只要爬起来,一定会逐渐攀上高峰,超脱在小我之上。辛酸的 眼泪是培养你心灵的酒浆。不经历尖锐的痛苦的人,不会有深厚博大的同情心。所以孩子,我很高兴你这种蜕变的过程,但愿你将来比我对人生有更深切的了解。 (1954年4月20日)

  李开复(写给大女儿李德宁):我想告诉你,我们为你感到特别骄傲。进入哥伦比亚大学证明你是一个全面发展的优秀学生,你的学业、艺术和社交技能 最近都有卓越的表现。所以,珍惜你的大学时光吧,好好利用你的空闲时间,成为掌握自己命运的独立思考者,发展自己的多元化才能,大胆地去尝试,通过不断的 成功和挑战来学习和成长,成为融汇中西的人才。 (2009年9月)

  龙应台(写给儿子安德烈):人生,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,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,欢乐地前推后挤、相濡以沫;一旦进入森林, 草丛和荆棘挡路,情形就变了,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,寻找各人的方向。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,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僚深情,在人的一生之中也只有少 年期有。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,路其实可能愈走愈孤独。你将被家庭羁绊,被责任捆绑,被自己的野心套牢,被人生的复杂和矛盾压抑,你往丛林深处走去, 愈走愈深,不复再有阳光似的伙伴。

  我们还能重拾传统

  写封像样的家书吗?

  对于大多数80后、90后来说,“家书”如今是一个陌生的概念,或许很少有人会用几个小时的时间,给家人手写一封信,“多累呀,而且现在用笔写 字好别扭。”这应该是许多人的心声。曾经抵万金的家书时代渐渐远去了,取而代之的是电话、电脑、短信、微信,没有了纸与笔的温度,网络时代的“微家书“蕴 含的情义与牵挂是否有变呢?

  现今碎片化的嘘寒问暖,与郑重其事的家书交流,必定还是有本质的区别,如果后人们翻开我们这一代人的“家书”(或者根本就留存不下来),只有 “吃了吗?”“睡了吗?”之类的内容,那文化传承是多么单调而乏味!但愿人们在方便快捷的今天,依然能重拾家书的传统,像傅雷、龙应台那般,写出点像样的 家书。 本报综合

上一页 1 2 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