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st
全国抢救家书项目东北工作站吉林专栏联系电话:18204322506 15043223466.【征集家书】

请和我们一起 帮60多年前的家书回家吧

时间:2017-03-09 11:2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请和我们一起帮60多年前的家书回家吧 分享 2016年08月26日23:59 新文化报 原标题:请和我们一起帮60多年前的家书回家吧 A03版 新闻回放: 1948年5月至10月,长春成了一座围城。因为邮路被
2016年08月26日23:59 新文化报

  原标题:请和我们一起帮60多年前的家书回家吧

 

 

 

 

  A03版

  新闻回放:1948年5月至10月,长春成了一座围城。因为邮路被断,城中人不仅收不到家中音讯,大量家书也无法寄出。长春和平解放后,我军在一架未起飞的飞机上,发现了1500余封未寄出的家书,这些家书辗转被交由吉林省档案馆保管。近年来,省档案馆多次对这些家书进行整理、分类,并积极寻找“主人”。2015年一共送出了40余封家书。

  2015年8月,在安徽省合肥市,《新安晚报》与吉林省档案馆联合举办了“未寄出家书移交见面会”。在这场见面会的前一个月,《新安晚报》记者经过多方查找,陆续找到了11封家书的主人。见面会上,这些家书终于到了主人的手里。

  今年8月,吉林省档案馆“家书回家”的活动仍在继续,本报记者也联络多省份媒体,期望共同努力将更多家书早日送“回家”。26日,本报记者联络到了去年寻找家书主人的《新安晚报》记者,了解了他们的寻找过程以及背后的故事……

  A 大海捞针 巧借多方力

  2015年,《新安晚报》派出优秀记者郭娟娟,专门负责寻人工作。2016年8月26日晚,在结束了一天工作之后,郭娟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,谈起那次不同寻常的任务,她仍清晰地记得很多细节。

  “我们报社当时很重视这一次采访,但很难找,我们举全报社之力,也没有全部找到。”积压在吉林省档案馆里的1500余封书信里,其中有76封是当年要邮寄到安徽的,仅凭信封上的地址,多数都难以找到。郭娟娟说,为了更快、更准确地找到当事人,她巧妙地借用了多方的力量。“先是联系了当地的档案馆,又按照地址,联系了各乡镇的政府寻求合作。”送家书“回家”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举动,郭娟娟得到了各方的大力支持,但送上来的消息,也并不都是十分准确。“在得到一点线索以后,我和摄影记者就下去追查,如果线索断了就登报征集线索,就是这样一点点地挖掘,最终才找到11个人。”11封信交出去,得到的是11个故事,还有一生难忘的经历。

  B 曲折寻人 族谱里找人名

  “有一封信是邮到一间铺子,邮件人、收件人都写着‘过学长’。”这一封家书的发件地址是“六十军”,收件地址是“安徽含山县铜城闸贺源圣”,郭娟娟说,“贺源圣”是一家老字号的店铺,她辗转找到了这家店铺的传人贺子恩。贺子恩已经83岁高龄,他对郭娟娟说,店铺的名字、地址都没有错,但他却并不认识“过学长”这个人。郭娟娟并没有放弃,而又在其附近多方打听,据一名为过姓居民介绍,过姓在当地是大姓。

  郭娟娟找到牛屯河对岸的桥头过村,这里是过姓的发源地,原以为在这里能够很快找到“过学长”本人或其亲属,但当地居民却告诉郭娟娟,“学字辈,我们这里没人了。”为了找到“过学长”的信息,郭娟娟多方打探,终于找到了专门管理族谱的老者,“我们这里天气很潮湿,一年有几次特定的时间要晒族谱,我们就在晒族谱时一页一页查,终于在族谱上看到了‘过学长’这个名字。”虽然了解到了一些“过学长”的信息,但其本人却早已过世,而在族谱上,“过学长”也没有后代。

  “后来,我们就把知道的这些信息都登在了报上,他弟弟家的孙辈联系到了我们,我们就将这封家书交给了他。”虽然过程曲折了一些,但这封家书也终于送到过学长亲人手中。

  家书摘录:

  “父母亲:

  四月二十一日的来信,刚巧于五月初六接到了,所谕当记在心。男昨日过端午节,长春外围虽八路军炮声隆隆地向城射击,但我们还照常依旧风俗,司令部的官佐亦举行过节的仪式,好像似在家样的过着端阳景象。吃了几个菜一汤,并吃了几个东北风味的粽子,是异常的高兴……儿深恐家中受地方不明累致,现报军长发给服务证明书、家属优待证明各一份,发下后,迅速寄回,希大人不要挂念。现长春生活波涨异常,与法币相比真惊人可怕,其他百物亦比例高上。祈叩接到后火速回音。

  福安

  男 子平叩禀(印)

  国历五月初八日”

  ———江子平致四川父母

  C 收寄同名 为保护收件人

  郭娟娟在寻人的过程中发现,在76封原本要邮到安徽的家书中,有7封信的收件人和寄件人都是同一个人名,其中包括“过学长”的这封家书,另外还有和县南乡白渡桥王义兴粮行的“王邦兴”、宣城县杨柳铺锦华商店的“郭其昌”等。

  对此,吉林省档案馆的乔会博解释道,家书的写作年代是1948年,解放战争时期,很多写信人都是出于保护家人的考虑,把自己的名字作为“收件人”。如此一来,即便家书丢失,家人也不会惹到麻烦,如果家书成功送达,乡亲们也会交到收信人家人手里。“这样的信件,在我们档案馆里有很多,很常见,是那个年代独特的写信方式。”

  虽然能够理解这样的方式,但也因为收件人和寄件人是同名,加大了寻找的难度。不过,郭娟娟除了帮助找到“过学长”家人外,也找到了“王邦兴”的亲人。

 “王邦兴的那封信,就是王邦兴寄出,邮给在长春当兵的兄弟王邦旺的。”这一封信最后回到了王邦兴女儿王国翠的手中,拿到这封信时,年过七旬的王国翠瞬间红了眼眶。王国翠说,后代没人知道这段历史,她要把信和照片带回去,跟晚辈们说说。

  联动

  请帮转发 欢迎加入联动

  虽然在《新安晚报》的努力下,寻找到了11封家书的主人,但安徽还有65封家书仍在吉林省档案馆内,静静等待着被送出。

  8月26日,本报记者联络了多省份媒体,其中《楚天都市报》、《大河报》、《长沙晚报》等均表示愿意一同寻找,具体寻找方案还在制定当中。本报将会持续跟进寻找过程,让家书早日“回家”。

  另外,扫码或搜索关注本报官方微信公众账号“长春焦点”,所有省份未寄出信件的收件人、发件人的姓名、地址,将会公布在“长春焦点”平台上,请帮忙转发,也可以直接在平台留言,或拨打本报热线0431-96618。

  更欢迎各家媒体与本报联动,找到更多当事人或其家属,了解每一封家书背后的故事,只要您也想为这件事出一份力,欢迎来电。

   新文化记者 石竹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